李玫瑾:父母的語言對孩子影響巨大

在毀掉孩子這件事上,父母有絕對的語言天賦。

教育專家 李玫瑾,曾經對1000名未成年人做過一項調查,分析結果發現:

在家裡經常被父母責駡的孩子出現性格缺陷的幾率最大,有25.7%的孩子」自卑、抑鬱「,有22.1%的孩子「冷酷」,有56.5%的孩子經常「暴躁」。

幾米說:「小孩寧願被仙人掌刺傷,也不願聽見大人對他的冷嘲熱諷。」

因為表面的傷痕是可以看得見的,而內心的傷害是無形的。

毀掉孩子一生的殺手,不是遊戲,不是貪玩,而是父母的「語言暴力」。

語言暴力是孩子一生的傷痛

福柯曾在《瘋癲與文明》中說過:在種種社會規條約束下,大部分人都已經捨棄身體的暴力,從而選擇一種更文明的暴力——語言暴力,用這種方式繼續侵害他人。

全球兒童安全性群組織Safekids曾發佈過這樣一則海報。

第一個孩子手裡拿著一張30分的考試卷,整個人看上去比較膽小,神情緊張,身上刻著的是父母對他說的話:

「你腦子讓豬吃了嗎?考成這樣,還有臉回家?」

第二個孩子是剛剛跟小夥伴們完成一場不錯的足球比賽,身上的泥漬還在,因此惹怒了父母:

「沒見過這麼髒的孩子,你是從垃圾堆裡撿出來的?」

第三個孩子手裡捧著打碎的花瓶,無助的望著你,眼神空洞,像是隨時等待父母的責駡。他的身上刻著的話是:

「天天毛手毛腳,你上輩子是闖禍精啊?家裡有你,真倒大霉了!」

海報上的這些話,不僅僅是刻在孩子身上,更深深的刻在孩子的心裡。

被語言暴力傷害過的孩子,出現過激行為的概率也是非常大的。

冷漠的語言,就是一種暴力,一種殺人於無形的武器,沒有鮮血、沒有痕跡,但是足夠可以摧毀一個人。

我們是如何用語言暴力

摧毀了自己的孩子

在孩子小的時候,父母就是孩子心中的神,孩子對父母說的任何話都信以為真。

正如一位教授在《中毒的父母》這本書中說的: 「小孩是不會區分事實和笑話的,他們會相信父母說的有關自己的話,並將其變為自己的觀念。」

如果父母總是對孩子說一些惡毒的話,長大後出現犯罪的概率是很大的。

第57屆坎城國際創意節銀獎作品《語言暴力》,就是一個證明。

謝勇導演對瀋陽市少管所的6名犯罪青少年進行了調查,發現他們都在小時候遭受了來自父母猛烈的語言暴力攻擊!

「丟人」、「豬腦子」、「廢物」、「你怎麼不去死」......

這一個個紮人的字眼,將這些孩子上推入無盡的黑暗中,最終釀成大錯。

很多時候,我們以為自家的孩子可以隨便打、隨便罵,其實孩子的心靈還沒有那麼強大,他們消化不了父母不留情面的羞辱和對人格的踐踏。

長時間的不平等對待,會讓孩子走向兩條路:一條是將仇恨向內發洩,自殘或者自殺,一條是將仇恨向外,打人或者殺人。

如果你愛孩子,那麼請停止語言暴力吧,因為這是破壞彼此關係的頭號殺手。

最完美的教育是接納孩子的不完美

每個父母的內心深處都住著一個完美小孩,我們試圖照著這個標準,來教育自己的孩子,讓他按照自己心中的那個樣子生活成長。

殊不知,每一個孩子都是不一樣,就像世界上沒有兩片完全相同的樹葉一樣,他們會有不完美,更不可能完全長成父母想要的樣子。

教育家愛爾維修說過:

「人剛生下來都一樣,僅僅由於環境和教育的不同,有人可能成為天才,有人則變成凡夫俗子甚至蠢材。

即使再普通的孩子,只要教育方法得當,也會成為不平凡的人。」

我們要像對待荷葉上的露珠一樣小心翼翼地保護孩子們純真的心靈。

不要要求孩子必須完美,這是不理智也是不可能的。

你必須把他當做一個「人」來平等對待,而不是當做一個「弱小的人」來征服。

愛迪生在8歲的時候,就被學校趕了出來,因為老師覺得愛迪生是「低能兒」。

而母親並不這樣覺得,對愛迪生說道: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來源:toutiao.com